洲际商标被查封风波:与耀达决裂1.5亿赔偿

上海艾福敦酒店:自国内三大经济型酒店公布2011年年报后,业界发出不少叹息声,如家、汉庭、7天等三大经济型酒店公司2011年净利润总和同比降低近10万元。尽管财报中各家全年营收看似乐观, 三年内呼和浩特酒店也将达800家,高级呼和浩特酒店管理人才抢手。预计到2010年,高级呼和浩特酒店管理人才将成为职场上炙手可热的高薪阶层。国内酒店从业人员,以高薪阶层 。

  国业主争抢国际酒店品牌,轻资产模式让管理方稳赚不赔却加剧业主方风险,跑得太快

  洲际酒店最近在中国市场喜忧参半。

  伴随着洲际大中华区第200家酒店--上海瑞金洲际酒店开张,洲际却与前任浦西洲际酒店的业主上海耀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耀达)惹上官司,上海耀达苦苦追讨1.5亿元赔偿金,未果,查封了洲际在中国的商标。

  究竟谁对谁错,现在双方各执一词,在媒体上引发的口水战一浪高过一浪。而洲际已迅速搭上新的伙伴在浦东开设新店。

  这场大戏已经拉开帷幕,但如何收场尚不可知。虽然之前曾有类似的国际高端酒店品牌与中国业主之间分道扬镳的案例,但演化到如此激烈的地步还是第一次。

  矛盾激化至此,也许中国的高端酒店业应该反省,在高速前进的路上,谁该为巨额损失买单?

  稳赚不赔的轻资产模式

  输出品牌、收取管理费是国际高端酒店管理集团的轻资产运作模式,这种模式最大的特点就是稳赚不赔。

  无论酒店经营状况如何,国际酒店管理集团都按固定比例收取管理费,一般为年度营业收入的5%-8%。与此同时,酒店管理集团派驻的管理人员薪酬还需按境外薪酬标准支付,这笔费用也由业主承担。有业内人士称,有些国际酒店管理集团管理费用和薪资甚至占到酒店年营业收入的三成。

  这种“旱涝保收”的模式也让国际高端酒店管理集团开始在中国疯狂地圈地运动,尤其以全球最大的酒店集团洲际酒店扩张速度最快。

  来自洲际方面最新统计数据显示,其在华拥有开业酒店200家,为全球第二大市场。作为洲际酒店全球第二大市场,洲际方面计划未来3-5年,在华酒店数量会翻一番,将从目前的70个城市扩张到100个;未来20年,洲际酒店大中华区的客房数预计将是现在的8倍。

  选择与国际品牌酒店管理集团合作,开发酒店的业主最看重的就是品牌效应带来的周边物业升值。“一个酒店如果没有用国际品牌的话可能值5亿,因为用了品牌,可能评估会到6到7亿,这增值的部分品牌也拿不到。”从事酒店投资咨询的龙藏资本董事长赵详龙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赵详龙表示,酒店管理者只能得到品牌输出的固定分成费,不管业主是否赚钱,因为业主的投资结构管理者控制不了,也不会分业主多赚的钱;业主只能得到酒店经营和物业升值带来的收益,需要自己承担投资经营酒店带来的风险。当然,对酒店管理方来说,也是有机会成本的,因为在一个区域范围内只能授权一家品牌。

  如果双方愿意合作,业主就必须接受这个管理者稳赚不赔的商业模式。

  中国业主争抢国际酒店品牌

  既然国际品牌酒店管理集团用轻资产的模式将风险转嫁给中国业主,为什么中国业主不选择其他模式呢?

  纵观中国的高端酒店发展模式,除了极少数像钓鱼台美高梅之类的合资品牌外,几乎都是采用这个模式。而且前者的合资模式赵详龙坦言自己并不看好,至今也没开设几家。反而后者的轻资产模式在中国有比较成功的例子,比如金茂、中粮等与国际品牌酒店管理集团合作很成功。

  但在欧洲和北美地区有比较成熟的合作模式,即在商业谈判阶段管理公司要先缴纳保证金后才能进入候选名单,然后由业主评选后才能进行管理。这样酒店管理公司也承担相应的经营风险。

  中国为什么没有这样的模式?“抢品牌还来不及呢!”赵详龙突然加重音量说。

  “因为品牌有排他性,在这个地方做多大范围内就不能做第二个,开发高度密集的情况下,就会抢品牌,因为品牌能给物业带来增值。你还要求别人来交保证金,不可能的。国外品牌在中国是很抢手的,有人甚至倒贴钱都愿意。” 赵详龙解释道。

  赵详龙告诉记者这样一组数据:未来两三年,已经签约的要开业的国际品牌高端酒店有将近700家,如果加上有意向开店的有1500家。中国业主拼抢高端酒店品牌的势头可见一斑。

  不过,可惜的是,如此抢手的高端酒店品牌中国竟然没有一个。

  赵详龙认为高端酒店是一项很复杂的工程,涉及到8大系统,23000种商品的采购,灯光、照明、空调等怎么使用都很有讲究,每一个品牌背后都有自己的标准。遗憾的是,中国还没有一个品牌能做到这些。

  对于中国高端酒店业是否能过渡到欧美的模式,赵详龙认为现在还看不到希望。

  1.5亿绊倒了谁?

   回溯到洲际与上海耀达这个案件本身,究竟谁该为这1.5亿元买单?

  2007年10月,上海耀达与洲际签订了为期20年的管理合同,2009年,浦西洲际酒店正式开业。但这场联姻三年未满,双方就不欢而散。

  上海耀达方面称,因洲际在2012年单方面提出解约,经上海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上海贸仲)仲裁,洲际应于今年4月21日前向上海耀达支付超1.5亿元赔偿金。

  但目前由于洲际尚未履行赔偿,根据上海耀达提供的来自上海二中院的文件显示,上海二中院已向国家商标局提出协助执行,对洲际在中国境内所有系列商标进行查封。

  事态发展到如此地步,赵详龙认为是业主和管理公司都太傲慢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这都是一个双输的格局。

  “不要用对洲际诉讼的胜利来掩盖自己投资行为的失败这样一个尴尬的现实。”赵详龙强调。

  从酒店运营的角度来说,双方都有错误,比如洲际酒店没有合理地运用自己的专业能力管理好酒店,导致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浦西洲际总经理、财务总监、餐饮总监换了4任,市场总监换了5任,每年员工流失率达50%。但作为业主方的耀达,在公司前两年出现亏损的时候,却没有有效地监管管理公司。更重要的是,耀达在决定投资酒店的时候,选址不好(在火车站附近)和投资过多(将近20亿)都为后来的亏损埋下隐患。

  赵详龙认为当酒店亏损导致洲际长时间拿不到管理费时,就选择了退出,剩下的烂摊子由耀达自己解决。

  对于如何避免类似的事件发生,赵详龙给出四个字:相信专业。很多中国的业主只是看到别人赚钱就盲目投资高端酒店,而自己却并没有驾驭管理公司的能力。

  “这件事情如果处理不当,应该说会影响中国高端酒店业国际化的进程。以后的管理合同会很难谈,双方都会很紧张,但就本质上,不会改变的。”赵详龙这样回答该事件对整个行业的影响。

  在中国业主争抢国际酒店品牌的助推下,国际酒店品牌更加速跑马圈地,从而导致整个行业升温过快,入住率只在50%左右徘徊,亏损也就不足为奇。

  也许洲际耀达的纠纷是时候让整个高端酒店行业清醒一下了:高端酒店有风险,入市投资须谨慎。(记者/王小莓)

上海艾福敦酒店 昨日(2007年3月1日),记者从夏普中国 公司 获悉,今年49岁的片山干雄将从4月1日开始担任该公司的总裁,接替在此宝座上稳坐9年的町田胜彦。但现年64岁的町田胜彦将担任公司董。 建国第一宴:600多位贵宾吃什么?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结束后,中央人民政府在北京饭店设宴,招待前来参加开国大典的贵宾,此次宴会被誉为“开国第一宴”。

上一篇:中国地产商转型 服务式公寓商机大
下一篇:没有了